<code id="61xid"></code>

  1. <code id="61xid"><small id="61xid"><optgroup id="61xid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  2. <tr id="61xid"></tr>

      <code id="61xid"><small id="61xid"><track id="61xid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61xid"><small id="61xid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鋼鐵工業固廢利用現狀、存在問題與應對措施

      友發鋼管集團——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    丨    2019.10.23    丨    404

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深入實施大氣、水、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,把禁止洋垃圾入境作為生態文明建設標志性舉措,持續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,加快垃圾處理設施建設,實施生活垃圾分類制度,固體廢物管理工作邁出堅實步伐。同時,我國固體廢物產生強度高、利用不充分,非法轉移傾倒事件仍呈高發頻發態勢,既污染環境,又浪費資源。

      我國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概況

      鋼鐵工業是典型的資源能源密集型工業,鋼鐵生產需要消耗大量的鐵礦石、煤炭、新水等資源,并產生大量的“三廢”資源。據統計,長流程鋼鐵企業每生產1噸粗鋼約消耗0.7噸~0.8噸煤炭、1.5噸~1.55噸鐵礦石,以及大量的石灰石熔劑等原料,噸鋼固廢產生量約600千克。根據產生界面的不同,固體廢物主要有高爐渣、鋼渣、含鐵塵泥、環境塵泥、廢舊耐材、自備電廠粉煤灰和脫硫石膏等。據初步測算,每年鋼鐵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達5.0億噸。“十三五”以來,伴隨著生鐵、粗鋼產量增長,高爐渣、鋼渣等大宗工業固廢也呈增長態勢。據測算,全國高爐渣由2015年2.51億噸增長至2018年2.70億噸,年均增長3.7%;鋼渣由2015年1.04億噸增長至2018年1.14億噸,年均增長4.7%。

      當前,我國鋼鐵工業固廢產生和利用主要呈以下特點:

      一是固廢產生量大。我國鋼鐵工業固廢產生量約占全國工業固廢的15%,若算上礦山企業鐵尾礦和廢石,其占比更高。同時,我國鋼鐵生產以高爐—轉爐長流程為主,截至2018年底,我國長流程粗鋼產量占比接近90%,噸鋼固廢產生量高于電爐短流程工藝。

      二是固廢品種多,成分復雜。受鋼鐵生產工序和鋼種影響,不同工序產生的含鐵塵泥成分不同,冶煉不同鋼種的鋼成分相差較大。

      三是規范化處置和資源化利用壓力較大。鋼鐵企業多、集中度不高,單個企業對一些量小的固廢難以規模化經濟利用。

      我國鋼鐵工業固廢利用存在問題

      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數據,我國重點統計鋼鐵企業固廢綜合利用率高達95%以上,鋼鐵渣等固廢多以外賣利用和建材化利用為主,固廢處置的過程管理和利用水平亟待提升,固廢利用的技術創新和標準體系有待加強,資源綜合利用產業規范化、規模化發展水平有待提高。具體表現為:

      重視不夠,鋼鐵企業固廢利用管理水平亟待提升。鋼鐵企業普遍存在固廢回收利用管理分散、歸屬不清,主要固廢產生量計量設施缺失,固廢產生量精確計量、固廢利用途徑及流向、固廢回收利用過程監管以及固廢利用項目統籌管理不完善等問題,固廢利用精細化管理水平亟待提升。如日本鋼鐵渣的固廢利用途徑均有詳細數據統計,而我國國內并無相關統計數據。韓國浦項、日本JFE和我國寶鋼等企業在固廢統計和過程監管等方面,要明顯優于其他鋼鐵企業。目前,我國雖制定了固廢利用產品稅費減免優惠政策,但固廢利用產品認證和稅費優惠政策落地困難,且受固廢利用附加值低和經濟效益一般等因素影響,鋼鐵企業對固廢利用的積極性不高、意愿不強。目前國家雖制定了排污許可證制度及排污收費的標準,但關于固廢產生和排放并沒有進行細化監管,固廢回收、貯存、運輸、處置以及固廢*終流向等過程監控力度不夠,導致固廢隨意傾倒丟棄時有發生。

      底數不清,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數據統計有待完善。我國具備冶煉生產能力企業有500多家,但行業協會重點統計鋼鐵固廢企業只有100多家,統計樣本量較少。行業統計數據主要有固廢產生量、回收量、利用量和利用率等數據,固廢利用途徑和利用技術項目統計情況相對缺失,無法監控固廢*終流向和比較不同固廢利用技術項目情況,不利于全面分析和掌握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情況。此外,固廢統計數據以企業上報為主,數據的真實性和對統計口徑的理解等方面也存在不確定性。

      技術瓶頸,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技術水平有待提高。當前,鋼鐵行業對固廢源頭減量化技術研究尚不夠深入、不夠系統,固廢規范化處置和無害化處理要求不夠細化,存在固廢資源化利用技術單一、產品附加值低、低成本高效化固廢利用技術緊缺等問題。例如,鋼鐵渣等大宗固廢利用主要集中在制作建材產品、工程回填和鋪路等建筑領域,受下游建材市場有限和原料來源充足等因素影響,我國西部地區的鋼鐵渣普遍處于堆存狀態而無法資源化利用。此外,固廢利用技術研發和推廣的促進機制不健全,產學研銜接不緊密,相關技術、裝備標準、產品標準建設滯后和技術評價標準缺乏,難以支撐先進技術、裝備的推廣應用。

      行業壁壘,固廢利用上下游協同發展有待加強。鋼鐵工業固廢利用具有涉及面廣、行業交叉特性明顯等特點,與下游建材、有色、化工、農業等領域均有明顯交叉,尤其是鋼鐵渣在建材領域的資源化利用。但目前普遍存在上下游銜接不暢、不同行業間的技術壁壘和資質壁壘,上游固廢利用技術、產品和裝備標準與下游重復、交叉甚至矛盾,以及上游固廢利用產品不被下游認可等問題。

      此外,我國鋼鐵工業固廢利用仍存在企業規模小、經營分散、產業化水平低,龍頭型、骨干型和支柱型企業數量偏少的問題。特別是固廢利用技術研發、推廣以及裝備的產業化不足,已成為制約固廢利用產業規范化、規模化發展的重要因素。

      主要應對措施和建議

      提高認識,強化生產者責任延伸制。通過稅收減免優惠、專項資金支持和推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等措施,提高鋼鐵企業對固廢規范化處置和資源化利用的積極性和責任意識,實現由被動利用向主動利用轉變。通過開展產品全生命周期設計、使用廢鋼鐵等再生原料、保障固廢規范回收利用和安全處置、加強信息公開等,推動鋼鐵企業切實落實資源環境責任,提高產品的綜合競爭力和資源環境效益,提升生態文明建設水平。

      加強監管,規范固廢處置和資源化利用。細化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,實行嚴格的固廢處理登記制度和固廢利用企業準入機制,強化對鋼鐵工業固廢的規范化處置和資源化利用。加大鋼鐵企業固廢產生量的精確計量,加強固廢利用數據統計和精細化管理,完善固廢統計標準和技術評價體系,加大固廢處理全程跟蹤、監控和固廢利用途徑統計,建立固廢回收利用數據庫和風險防控體系。

      鼓勵創新,發展規模化、高值化利用技術。定期發布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技術開發指南,加大對高值化、規模化、差異化和綠色化固廢利用新技術的研發;加強對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產品的推廣和宣傳,建立一批示范性工程項目,加快技術研發和成果推廣應用的轉化周期,強化固廢利用技術創新和產業化發展。如優先進行鋼鐵渣的熱態循環利用,充分利用液態熔渣顯熱進行高溫改性,進而生產新型材料,提升產品利用附加值。如寧波鋼鐵高爐熱態礦渣棉技術,直接利用熱態熔融高爐渣生產礦渣棉產品,一方面節約了大量的熱能,提高了能源利用效率;另一方面,避免使用焦炭進行二次加熱,減少二氧化碳和煙塵排放,實現了清潔生產。

      突出標準,推動固廢利用高質量發展。完善和制定鋼鐵工業固廢利用標準體系和系列標準,全面覆蓋鋼鐵工業固廢利用管理各個環節,通過加強標準培訓、宣貫和引導等工作,規范引導鋼鐵工業固廢利用管理。加大資源綜合利用技術、裝備和產品標準的制修訂工作,促進固廢利用新技術的推廣應用和技術進步。對現行量大面廣的固廢利用類技術進行標準評價,為企業合理選擇固廢利用技術作指導。充分發揮標準引領和提質增效作用,為推動鋼鐵工業固廢高效利用和固廢利用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保障,為促進鋼鐵行業結構調整、轉變增長方式和保護生態環境奠定基礎。

      黄色片儿